嗯呃

并不讨厌独处,但也喜欢热闹,经常天马行空,但又囿于现实,热爱一切美好的事物。
摄影初学者,手绘初学者,偶尔心血来潮码码字。
我们的一生都是追寻沧海的过程。

©嗯呃
Powered by LOFTER
 

很多时候,就一句话可以解决:没必要。

一晚还可以的面

 

就是最近还挺不顺的吧,突然人际上陷入困境,遇到了莫名其妙讨厌自己的人,进而导致自己情绪崩溃转而讨厌那个人。

但是今天中午同学告诉我他们实验室的一个妹子发了science,就瞬间释然了。别人都在为不能发science nature烦恼,我却为这种小到不值得提起的事儿崩溃。

总是太禁锢自己的眼界了,总把自己的世界划得和眼前的桌子一样小,这样以后会越来越偏执的吧,不能这样了。

朋友说我应该心怀天下得与人相处,是啊,世界这么大呢,为什么非得为眼前不喜欢自己的人烦恼。

 

三个月前

 

时钟

时针追着分针日复一日

绕了多少个圈

我静静等着你的出现

面对空的墙壁拿出画笔

描绘思念

一天一月一年春夏秋冬

听你在那头抽着烟不说话

若我们之间走到分岔

是否还有什么

眷恋着不肯放下

我反复练习你最爱的优雅

去说服自己不必在意真假

就让时钟转回遇见你的那个夏


刚刚听到这个歌,声音真的很抓人耳朵,真的很喜欢这个女声。

昨天千年不遇的在豆瓣标记了几部自己看过的电影,发现自己和皮皮一起看的电影均分竟然没一个低于8分,

不过以后再也不会怀着那样懵懂的心情一起看电影了haha

马上就要到九月新的开学季了,一起玩的大家又会开始认识新的人,投入新的事物当中,好像只有我不管...

 

是该结束这场闹剧了

我所认为的真正的朋友不该是这样的

所以我觉得没必要继续维持了

是曾经带给我过快乐但是更多是窘迫和悲伤

不照顾感受甚至刻意放大不好的感觉,明知道这样不好却偏要做这完全就是不尊重

不知道为什么我要卑微到如此维系这么不愉快的经历

以前就觉得经常挂在嘴边的事儿都会变成flag,越不相信的事儿才会一遍遍重复来让自己确信,还真是应了自己的所有猜测。

不知是这人间不值得还是我不值得。


但我觉得总有人值得我去爱吧。

 

我要真正的男朋友

很奇妙的感觉,已经很久懒得记录了,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觉得记录每天的开心烦恼是件很麻烦的事儿,但是日后想看却发现什么都没留下也太遗憾了。二十代的第二年了,遥想当时刚跨过二十代的门槛的时候,突然醍醐灌顶般意识到自己已经不再是十几岁的小孩子了,但是反倒现在越来迟钝了起来,甚至大言不惭说自己才十八岁。

我小时候一直坚定固执地觉得朋友就是永远的那种,幼儿园的时候有个特别要好的朋友,上了小学没有分到一起突然就不说话了,我郁闷了很多年,到现在我都觉得我们应当是好朋友。

之后大学更是,感觉每个时期都有不同的好朋友,但是我还是固执地觉得那些或刻意或不经意疏远的朋友都是我的好朋友。总是活在过去时的我,不想朝...

夏天了吧
 

冬天的中午

睡个午觉需要下很大的决心,需要很大的勇气

因为最开始,你要适应冰冷的被窝,你热乎乎的手脚和身体与冰冷的被窝接触,冻到睡不着。

之后慢慢的被窝被自己暖热了,自己慢慢也开始睡着了。

等到起床,又是一个大难题。

现在整个房间最暖和的就是你身边的这一片儿地方,你起身,你的背后也是一片嗖嗖的凉风,你要起床就又要下很大决心,从好不容易暖和起来的床上爬起来,重新回到冰冷的世界。

所以我说,冬天还是不要午睡了吧。

有暖气的地方除外:)

好想念家里冬天起床毫不费力的时候啊……